首页 > 互联网 > 正文

昨晚,看到一篇文章,题目是:最穷的时候,你是怎么过的?下面的回答有搞笑的,有心酸的。搞笑类的:东西加到购物车,最后下架,然后删除;别人认识大牌都是在专柜,而我是在百度;这周有事,就不和你们出去玩了;我最穷的时候根本就没过去过啊。辛酸类的:一块钱四个馒头,两个辣条,两个人吃两天,连续吃了一个月,西安40度不舍得开风扇;最穷的时候是17岁,天真的谈了个22岁的男朋友,问我借钱借了2000,然后他就消失了。我每天买一份八毛的白饭,买不起菜,朋友和我一起吃。永远也忘不了她吃完对我说:“我这还剩点汤,你吃了吧”。回想我最穷的时候,记忆深刻的有两次,两次都是弹尽粮绝吃不上饭那种的穷。第一次,06年大学毕业,只身一人来到省会济南,只是为了找一份销售的工作,为的是实现年薪十万的目标。刚开始几天还可以住个旅馆,后来没钱了,兜里还剩大概不到10块钱(具体多少已经记不清了),无奈搬出旅馆,拿5块钱买了10个馒头,住到了火车站候车厅里,那时候不像现在,一天24小时查票,晚上10点之后查票的人就休息了,我就趁那个时间溜进火车站,在候车厅的座椅上睡一晚,然后第二天起来继续找销售工作。十个馒头大概吃了一个周,火车站大概也睡了一个周。之后就找到了一份销售的工作。当初一个20多一点的毛头小伙子只所以能坚持下来,是因为心中有一份信念:哪怕到工地板砖,我也要在这座城市留下来。现在回想起来,有一句话很贴切:当你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,上帝就会为你开一扇窗。当然了,那份工作也没有为我带来十万的年薪,但是却为我打开了10万年薪的那扇上帝之窗。通过这份工作我去了外省—安徽。之后到了浙江,再之后就走遍了祖国三分之二的领土,当然这都是后话了。第二次吃不上饭是在杭州,当初也是只身一人从合肥去杭州参加阿里巴巴第二天的专场招聘会,当天晚上没赶上火车,一个人在陌生的合肥火车站外面不知道怎么办,然后有人找我搭讪,问我去哪里,我说去杭州,然后那人说有汽车今晚到杭州,明天一早可以到,问我走不走。于是,在第二天凌晨佛晓我到了杭州,参加了阿里巴巴的专场面试。面试结束后,等待录取结果的日子是最难熬的,那时候我手机停机了,所以面试的时候就留了朋友的电话,告诉他如果阿里巴巴那边打电话就告诉我。可最终我也没等到通知,于是一个人坐上了从杭州去往温州的火车,硬座坐了一晚上到了温州,然后去了瓯北镇,现在都印象深刻,那个小镇的经济可以赶得上我们北方的一个小县城(一点都不夸张)。住了两天的小旅馆,身上也没钱了,但是要生存下来,所以,就要找份工作做,在人才市场的门口徘徊了半天没有进去,因为不死心,于是给阿里巴巴打了个电话,接通后我问了我的名字,有没有被录取?(那时的阿里电话人工还是蛮好接通的,不像现在,你按照提示连续几次转接都未必找得到人工接听)对方告诉我说被录取了,需要参加培训。于是当天就买了回杭州的火车票。回到杭州已经没什么钱了,只好住到杭州下沙的浙江水利水电学院里(当初有个刚毕业的小伙也去了阿里的专场面试,所以我们就认识了,当初互相留了电话。但是他没被录取,后来经过多次面试他也进去了,现在还在阿里里面。所以,努力一次就放弃,那扇上帝之窗也许你永远也打不开)那时学校已经放暑假,所以学校基本上没什么人了,有俩宿舍的学生假期没有回家,就住在宿舍里,所以我就蹭了20多天的校舍一直住在里面,每天吃一包泡面,有时候一天甚至吃不到一包,现在想起来,那时候真他娘的穷啊,怎一个穷字了得。你也许会好奇,为什么不跟家里人、朋友要(借)钱呢?我这个人比较要强,自己能解决的事情几乎是很少求助于别人,所以就这么坚持下来了。参加阿里培训后,因为我是杭州当地招聘的,所以没有提供住宿的优待权,他们外地招聘的是可以住在公司包的酒店里面的,相比之下,酒店的住宿就在公司附近,走路五分钟就到,我是每天要坐将近4个小时的BRT快速公交往返于下沙和西湖区文三路华星时代广场(阿里的旧址)到达黄龙体育中心后,再走半个小时的路程去到公司参加培训。将近两个月的全面培训后(到目前也极少有哪个公司会提供两个月的带薪培训的,这就是大公司的牛逼之处),我们那一届将近一百个人都顺利的走上 了工作岗位,之后的事情就是各种的牛逼了......
现在回想起来,如果当初问家里要钱坐车回家了,我的人生会是个什么样子呢?如果当初在温州的瓯北镇不给阿里打那个电话,我是不是就在那里的一家企业当了一个小小的工人呢?历史不能假设,你所经历的,都是美好。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。

猜你喜欢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评论信息